*小雪糕

。窗:

那日我与你相遇,天仍未亮。
街边竖着寒灯,风刮得紧,我躲在棉服立领里,等着红走绿留。
凌晨四点,街道寂寥的可怖,再无如我一般游荡的野鬼,只剩风声利啸,我踢着脚边与我同样孤独的石子,数秒。
69、68、67,而你站在对面。
于是我悄悄抬起眼睛,隔着四车道的马路打量你,你将下巴妥帖地安置在围巾后,只露出一双漫不经心的眼睛。
我开始思考起你的相貌,透过额发与围巾之间窄小的一块想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的裤脚干干净净的折起,双手插兜,大约是个谨慎爱洁之人,眉毛细长,于是我猜你感情凉薄。
我自顾自通过这一点表象推测你的性格遭遇,或者只是为了用些不切实际也不用负责的想法排解我自己的寂寞,想着你的那几十秒我短暂地忘记了冷风和恐惧,我满脑子只有你。
你是什么样的人?
但那不过是67秒,我们如两个坏掉脑袋的人,无人知晓的地方也坚持要做这件荒谬的事,而某次这两个傻子竟在同一个路口相遇了。
深夜的绿灯亮起,我缩了缩脖子,你裹紧围巾,我们向着对方走去。
斑马线很窄,你与我擦肩,而过。
那日我与你分别,天仍未亮。


评论
热度(6)
  1. *小雪糕。窗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