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小雪糕

我觉得痛苦,无论是悲伤、愤怒、自责,所有的负面情绪,最后落到实处,都是痛苦。
每当我觉得痛苦,我抱住头,拼命拉扯自己的头发,清醒时我爱极了我花两年时间留起的长发,但到这时它们只是我情绪发泄的出口,自我惩罚的工具。还有我的指甲,今年夏天我迷上指甲油,浅粉、纯黑、锈红、流沙金,我坐在我漂亮的飘窗上,细致谨慎地为手指涂上颜色,但此时,它们的作用只是被我深深抠进肉里,手背或手臂。
我迷恋疼痛,肉体上的那种,疼痛常使我感受到存在。有时在我的意识之外,我发觉自己正剧烈地撞着墙,以额头,以拳头。
但我也憎恨疼痛,这是我至今未能自杀的最大原因,另一是告别。去年我坐在地毯上读《爱与毒》,读天鹅之死,我哭到崩溃,我爱这样庄严的仪式感,死亡应当和婚礼一样隆重,不必宣告天下,但应郑重。
今日我出席婚礼,在满堂欢笑的场合里我无所适从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