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小雪糕

车上有两个男孩子,个把月了才记得写一写他们。
我得先承认,我对他们有欲望,原始的冲动,受制于我的自尊和矜持。
高个儿喜欢穿深色的背心短裤,露着伤口青紫的手臂和肌肉紧实的小腿,他俩都打篮球,精瘦而不软弱,体毛多但不重,覆盖在身体上毛绒绒一层,我想起四月里飘飞的柳絮。今天我注意到他左肩胛骨纹了一丛细暗的花,没上色,他说是玫瑰,和我说话的时候他把背心撩起来一点让我看见他左腹的吉光片羽,也是纹身,他说是鸟,没给我看全貌。长年累月的训练和日晒让他的皮肤呈现出均匀的咖色,但偶尔他坐在小塑料凳子上,短裤滑开一点,露出接近大腿根的部位,那儿很白,使我想要看到更多。
个子小一点的,我心里似乎对他兴趣更大,有时我觉得他像面包机和灿烈的结合体,但有时也明白这不过是我臆想。他穿规规矩矩的长裤短短,黑裤子,侧边白条印花,嘻哈风,the V店里的那种风格,T恤全是素色,热起来会把袖子撸到肩头。他笑起来有酒窝,声音比他的朋友高一点,清一点。他把长裤卷到接近膝盖的位置,袜子也往下褪,两边肌理分明的小腿肚就露出来,还有漂亮的脚踝,圆圆润润的从皮肤下突起,走动时跟着他的步伐变得更加明显,那一小块骨头,我想要触碰它们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