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小雪糕

我厌恶酒。
每逢人劝酒,我便说不喝,遇人问原由,我便答不喜酒味。或许也是理由之一,但偶尔,我也会怀疑,我对酒的味道的厌恶是自然形成,还是受自心逼迫?
有此怀疑也属正常。多年前喜欢一人,形似凤梨,便对人说喜食凤梨,连续两月每日必食,久而久之竟真的自我欺骗,以为自己多爱凤梨。不过是谎。
近日,常听邻人说雪中煮酒,眼前展开洁白画卷,是美的,但这美我不愿触碰。我厌恶酒,因怕醉,明明幼时也曾满心好奇,偷尝禁物,少年时与友对饮也怡然自得,到后来,竟变成滴酒不沾的楷模。
我自知,我心怀隐秘,不可与人提及,这些秘密如岩浆,让我满心恐惧,所以我惧,担心醉后失言将秘密吐出。我不敢与人谈,甚至不敢落笔,不敢与已剖白。
其二,我怕醉,怕烂醉如泥无法控制的状态。我畏惧一切不可控制,因此除了酒也惧怕性。近来常觉得迷糊,有灵魂出窍之感,但头脑仍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害怕未知的不可控的状态,我害怕我失去自己,我害怕我的手脚变成烂泥不听使唤,仿佛我已死去,而意识正去往地狱。
我已有十多年未曾呕吐,我对一切地方怀有恐惧,不安,我不敢把自己完全交付,因此我克制,呕吐感和烂醉感一致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