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小雪糕

大约从去年起,我不再能感到「爱」。
别人「爱」我,或我「爱」别人,以前我还是有爱的,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天生冷血,我绞尽脑汁思索自己的一生,我爱过谁,年少的心动?朦胧的初恋?至交的好友?也许吧,但我犹记得,我爱过亲人。喜爱、敬爱、或疼爱。
只是后来,「爱」于我,渐渐流于言辞,我不再说「爱」,却总能轻易说出「爱」。当她扑进我怀里,我怀抱着她幼嫩的身体,我注视着她幼嫩的脸庞,我惊觉我不再「爱」她,是的,我感受不到,所谓「爱意」。
为了掩盖这一点,我努力戴起面具,我更多地提及她,疼爱她,我装作是个好姐姐,让每一个认识我的人都称赞我都被我欺骗,我甚至已欺骗了自己。但,我明白,我已丧失耐性和爱心。
我是个残缺的人,有时是被切下了脑袋,所以无法思考,有时是被啄食了心脏,所以失去爱意。有时我怜悯一切,有时我怜悯我自己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