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小雪糕

我恨我自己…我想杀了我…
看到别人幸福,我愈发觉自己的存在是灾难,我希望我活在一个壳子里,每月或每年,我从壳子里发出信号,示意我还活着并且尚还安好,其他时间任何人不必来找我,我讨厌电话,讨厌新消息提示,每当手机震动或响起铃声,不管我在做什么,立刻我会觉得我被人掐着脖子按在墙上,紧迫感让我焦虑、烦躁、难以呼吸。然后愧疚将我包围,我浑身发冷。
我希望我是个程序,一组根据指令作出应答的程序,我希望我舍弃思想,成为一具人偶,丝线缠着我的手脚让我微笑或哭泣,如果可以我想交出对自己的控制权,毫无意识没有灵魂地活着,空洞,是无聊了点,但也许肉身不能死去,这个人、这个身份,还有人需要,啊…需要我的存在满足他们自己吧,这是爱吗?谁知道呢,就当它是好了,总之‘我’还得活着,不管是哪个我是怎么样的我。那就舍弃思想,让壳子里的魂死掉好了,或者指个新的寄居者,同样的体重、肌肤、毛发,它可能会像我,也可能不像,到那时候,我还活着,我已死了。
我恨我自己,我的确是个灾难,我让他人为我挂心了,家人、朋友,也许我该闭上嘴,一字不提,我既知道我的言语会让朋友为我心痛,我该不说的,是我太自私了吧,不,也许…我在求救也说不定…请救救我吧,对我说话,我如此痛苦活在泥沼里…请拉我一把…不,并非如此,我在说浑话而已,请立刻远离吧。
看吧,你如此幸福,丈夫、孩子,工作、生活,不必再记得我,不必再给我打电话,消息和短信也都不必了,你想对我说什么呢?给我看她们,可爱,我的心肝儿,她红扑扑的小脸蛋,你想说还有诸多人在牵挂我吗?可是不要,我不想被牵挂,你们愈是幸福,愈是笑意盈盈,愈是为我操心劳神,我愈是想要死掉,因我知道我是你们所有人的污点。
光芒越强烈,阴影越浓厚。
你们映照着我,我不堪、卑劣,我不值得被爱,请远离我吧…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