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小雪糕

说着那么冠冕堂皇的话,以为自己看淡一切了
可我根本没有做好准备
我、我并没意识到我已经抗拒到这种程度
我以为我可以正常地维持一段恋爱关系,既而是婚姻
可是不行,没有办法
我周身每个毛孔都闭塞了

我想象我和朋友亲吻,我涂了芒果味的唇膏,和她接吻
嘴唇相触
她软软的,有云朵的气息
我甚至想象我将头颅靠在她温软的乳房上,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洁净,有冬日暖阳的气息
恍惚里她沾了点泠泠的气味贴近我,我坦露给她看,我胸口暗色的疤
我爱她软而小的手掌,引她抚摸我,温凉小手滑过我肩颈脊背,而我的掌心总是发热,十指扣在一起如宝剑入鞘那样合贴,我要捻起春笋般的手指挨个亲吻

可男人…男人的手掌,大、硬、滚烫
无一样不让我惧怕

评论